注冊

觀察丨沉重的負增長下,誰保住了車險最后的增長命脈?

2021-07-13 22:44:02 和訊名家 


  2021年,躑躅前行的車險行業,不覺時間已走過半載。

  這亦是車險綜合改革實施后的第十個月。

  一片悲鳴聲中,突然發現,車險好像并沒有年初首遇“開門黑”時那樣的悲觀。

  因為整個車險行業的保費負增長,如今仍控制在了兩位數以內;整個車險行業的利潤,截至5月末仍然能夠保持盈利。

  這說明:車險,仍然堅挺著!

  從大面上來看,這個曾經已經要被財險公司唾棄了的險種,如今還殘存著一些價值,并且給整個行業還保留著一絲希望。

  但是,細細品味,無論是大公司,還是中小公司,我們仍能從整個從業者的身心狀態中感受到一種疲憊。

  從機構網點的大面積關停,到大刀闊斧的減員行動,這是維持住車險“面子”所付出的“沉痛”代價。

  而早已深陷“內憂外耗”的車險行業,是否真的能夠在2021年繼續“堅挺”下去?

  1

  -Insurance Today-

  7%負增長優于預期,新車與貨車拯救了車險的疾行下墜

  相較于去年四季度和年初兩位數的車險保費負增長,整個車險行業自2021年二季度起,已經進入了一個相對平穩的階段。

  車險月均負增長幅度基本保持在7%左右,明顯超出預期,這得益于新車與貨車業務的發力。

  從2021年上半年新車產銷情況來看,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信息發布數據:

  2021年上半年我國汽車的產銷量分別為1256.9萬輛和1289.1萬輛,同比增長24.2%和25.6%。

  這一數據,一改我國新車產銷量連年下滑的頹勢,給新車市場回暖注入一股強心劑,也緩解了車險存量市場保費大規模下滑的危機。

  更直觀的,是車險承保數據的反映,可以看到新車簽單件數同比增長約為29%,新車簽單保費同比增長約為5%,極大彌補了因車均保費整體減少15%所產生的保費下滑缺口。

  而這其中,更有一組數據值得車險行業去關注,即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達到121.5萬輛和120.6萬輛,同比增長均為2倍。

  這說明,新能源車的產銷占比已經接近新車總產銷量的10%?梢月撓氲氖,隨著2021年下半年新能源車險條款的出臺,新能源車險市場,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業務發展基礎,給財險公司車險新賽道的競爭打開了想象空間。

  另一個發力的板塊是貨車板塊,受綜改后整個行業對貨車業務提高風險選擇,加強承保入口管控因素的影響。

  2021年上半年營業貨車簽單保費同比增長5.9%,非營業貨車簽單保費同比增長7.1%,加之與貨車業務關聯性較強的特種車業務簽單保費同比增長4.0%。

  這三類業務的增長,是2021年上半年車險業務結構最大的變化。

  貨車業務引領市場保費規模發展,使得車險業務在整體規模上保留了一定的“面子”。

  但財險行業普遍更為關注的家用車業務,簽單保費負增長幅度仍然超過了兩位數為-10.3%,這亦是車險行業很難持續樂觀的一大隱患因素。

  2

  -Insurance Today-

  高壓監管下車險格局演變,中小公司能否持續發力?

  2021年上半年,整個車險行業繼續保持高壓態勢,基本延續了自2018年起逐步加強的強監管態勢:

  半年,共有33家財險法人機構受到行政處罰,罰款總額達到9275萬元,逼近1億。無論是罰單數量,還是罰款金額,均超去年同期。

  而在2021年4月份,監管部門更是對五大公司12家機構實施了靶向檢查。

  加之因“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準的保險費率,支付超額手續費”原因,對部分大中型公司停止車險新單業務,這也令中小公司在這一時間內得到了相對寬松的發展條件。

  其中可見,排名在10-20名的公司中,有6家機構上半年均實現了車險保費的正增長。

  但是,這也恰恰說明:車險綜改后的費用競爭亂象仍然存在,單純利用高費用贏得市場的公司,很難持續下去。

  一定程度上,也反映出:隨著監管層級的下探,對險企三四級機構的處罰也在不斷增多,力度也在加大。網點全的機構,相對來說,更易受到市場的關注。

  這或許也解釋了2021年上半年,越是大公司,機構網點越容易關停的另一重含義。

  3

  -Insurance Today-

  覆巢之下已無完卵:艱難的利潤表現中,腰部公司所受牽連最重

  從利潤情況來看,截至5月底,車險行業在保費規模下降之余,艱難實現了正利潤。

  這是車險不可多得的亮點之一。

  但相比去年同期過百億的車險正利潤,如今整個行業的車險利潤值勉強維持在了兩位數,約15億左右,利潤率已不足0.5%。

  更令車險行業感到焦慮的是,無論是三巨頭,還是擁有一定體量分攤規模的大中型保險公司,這里面沒有一家公司能夠實現車險利潤的同比正增長。

  而排名4-8的公司,全部已從去年同期的車險承保正利潤,全部進入了承保負利潤時代。

  排名8家以外的公司,更是一片哀嚎,承保利潤率下降7個點以上,已是普遍現象。

  這種現象,已經屬行業性的利潤大撤退,整個車險行業進入微利周期,中小公司進入虧損周期。

  且做得越多,虧得越多,在中大型公司中表現得更為明顯。下表利潤率的增減幅度,恰恰說明中大型公司之躊躇。

  一種定律:車險規模分攤的馬太效應依然明顯,但是一旦跌破600-800億元的規模盈虧臨界值,規模反而又成了車險發展的累贅。

  可見車險之難,多做點與少做點,都很疲憊。

  4

  -Insurance Today-

  尷尬的新單賠付率:手續費之降,難敵賠付率的突然上升

  車險利潤率的下降,必然意味著車險綜合成本率的走高。

  但其中相對積極的一面,是綜合費用率的下降,同比減幅超過11個百分點。更直觀的是手續費率,較綜改前已經下降了9個百分點。

  這說明綜改后整個行業對于費用的管理,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調控效果。

  但是,賠付率陡峭式的突然上升,也讓財險公司的心,懸在了天上。

  從財務數據來看,行業車險的綜合賠付率同比上升了將近15個百分點,正在向75%的預期賠付率靠攏。

  而從業務數據來看,根據多家公司交流表示,新單賠付率破百的機構,并不在少數。

  壓力更體現在當期理賠數據上,相較于簽單件數只有10%左右的正增長,當期車險有效報案件數同比增長37%,當期已決件數同比增長32%。出險率攀升的趨勢已經不可避免。

  從賠款來看,在車險保費上半年-7%的增速下,已決賠款同比正增長23%。

  可想而知,業務上的數據趨勢,將會在后續的財務數據中逐漸體現出來。

  對比歷年車險年末出現的利潤下滑走勢,也讓上半年本已不多的車險利潤,顯得更加珍貴。

  后記

  誰可博得最好機會

  或許,車險半年考的答卷,每個人眼中的答案都不相同。

  但這種在危機中留有希望、在樂觀中盡顯糾結的車險時局當下,車險經營結果最終能否在2021年持續“堅挺”下去,考驗的仍是車險管理者與執行者的信念與手段。

  我們無法在時代的潮流中改變大局,但可以盡自己所能改變自己。

  800億的車險規模與利潤臨界點能否打破?新能源車險能否成為車險新的藍海?理賠、服務與定價究竟誰會更勝一籌?

  這是市場留給每個車險人最好的機會。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今日保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(責任編輯:王治強 HF013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推薦閱讀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av在线网站无码不卡的